正文

2008年,因为金融危机,加上雪灾地震等原因,东星集团遇到困难,向融众借款、和航空公司谈判等本来是企业间的商战,但政府和航空公司强制东星航空破产、我被抓了、融众逼债,政商勾结小人联合绞杀了东星集团

我现在只做一件事,通过正常合法渠道收回自己被骗取的财产

兰世立:官商勾结绞杀了东星

兰世立:官商勾结绞杀了东星

整理报道|本刊记者 周夫荣

兰世立:

我现在只做一件事,通过正常合法渠道收回自己被骗取的财产,目前还不涉及到冤案和东星航空破产问题。2008年,因为金融危机,加上雪灾地震等原因,东星集团遇到困难,向融众借款、和航空公司谈判等本来是企业间的商战,但政府和航空公司强制东星航空破产、我被抓了、融众逼债,政商勾结小人联合绞杀了东星集团。

当时,东星遭遇金融危机后,我向武汉市政府写了一份报告,希望得到支持,后来这份报告由相关市领导转到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袁善腊手里,袁善腊由此给我引荐了谢小青。但没想到的是,我的求援变成了求灾,后来引进中航的本意是找个靠山却也变成引来了狼。

2007年12月,我第一次在武汉新华罗夫特大饭店见到谢小青,当时在场的人除了谢小青还有袁善腊、上海浦发武汉分行行长马德龙,马德龙曾是袁善腊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此后我陆续向谢小青借了两笔钱,第一笔1000万元,第二笔2000万元,第一笔钱两三个月就还掉了,第二笔前在我抵押东盛地产借款前也已还清。

当时航空公司每月亏损2000万元,1000万对我来说都是大钱,之所以抵押借款是为了救急渡过难关。事实是约定抵押借款3.15亿,但履行过程中因合同无法兑现,融众给了8000多万后就不再付钱,让我们还8000多万借款。这恰在最艰难的时候,逼得我没办法才去卖东星航空。现在五年之后,大家可以看到这个骗局一步步败露。

谢小青试图以8000万买到五栋高楼和一层商场,换来16亿资产,这是很明显的不公平,从中国民法通则来看,显失公平是无效的。融众之所以让李军杨嫚来签字,做了个鸳鸯合同,是希望形式上隔开和东星的贷款抵押关系。他认为自己聪明,但我们同时让他做了一个担保,他想切开这个关系,我们也对此加了一个保险。

昨天谢小青提供了一份武汉市公安局鉴定意见书,针对我们提出的对方伪造我的签名问题做了鉴定。鉴定结果是委托经营合同、股权转让协议都是我签的,其实这是个脱了裤子放屁的事,我从来没有否认过这两个文件是我签的,我现在也承认。我提出他们伪造签名的是出资转让协议,谢小青给大家的是鉴定书的表面,而不是鉴定的内容,用偷梁换柱的方式欺骗媒体。

我觉得非常搞笑,谢小青编造一系列的故事,说东盛这个公司有多烂,东星集团有多烂,我多烂关你什么事,就借些细枝末节转移视线。开庭时我跟法官就说过一句话,东盛这么烂,你还给我我把钱还给你不就完了吗?我们的核心问题是围绕东盛地产签订的到底是股权转让合同还是借款抵押合同。

我起码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有基本素质,我还是香港最高法院陪审员。GE、空客调查我时连我小学都去了,调出了小学的成绩单等。在国外,凭个人品行调查就能判断在庭上的可信程度。我不是一个吃喝嫖赌五毒俱全的人吧。如果一定要比,你就比咱们原来做过什么,一个人的品质是和他做过什么相关的。谢小青评论我说兰世立没有过吃喝嫖赌,那么我也评价一下谢小青,吃喝嫖赌五毒俱全,曾经搞游戏机、开赌场、放高利贷。谢小青还说作为一个公民不能忍受兰世立诽谤武汉市政府,我什么时候诽谤武汉市政府了,我只是说个别人有问题,如果把王立军薄熙来抓起来,是不是就是把重庆市政府抓起来了?我一直不想涉及政府,武汉政府很好,个别官员不行。

袁善腊前两天出来说话,说东星诉融众的案件将维持原判,这个案子是铁案。这是未审先判的前奏吗?一个已经退休的前武汉市副市长在媒体面前的如此言论,哪来的这样的底气?大家都能看出此案为何被最高院发回重审,案件又是如何被判决得如此荒唐?我这次本来只是针对谢小青的骗取行为诉至法律,袁善腊跳出来引火烧身,我非常高兴。他说他不排除起诉我,说不定在他起诉我之前,我已经先起诉他了。

现在洪广大酒店也断电了(此次发布会曾因原定酒店断电而改到洪广大酒店),同样的故事再次重演。两个企业交锋的事实,不涉及政府和任何其他人,大家看看我们遭遇了什么,无耻!


上一篇:张涛:大众点评引入了腾讯,但还是要独立IPO
下一篇:沉浮兰世立:“我还是原来的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