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个连续遭遇监视居住,两度病危,看守所三个月,牢狱四年的人,出狱后会是什么状态?

从湖北首富到阶下囚,从涉足十多个行业到商业帝国倒塌,作为东星集团的掌门人,兰世立在五年中就经历了跌宕起伏的命运。然而,当出狱之后的他再次坐在记者面前时,以往的侃侃而谈和激情澎湃并没有减少多少,言语间甚至比坐牢前更有底气,表现出难以置信的乐观与自信。

在武汉市武昌区一间精品酒店的普通标间里,兰世立已在此入住多天,主要是为即将在湖北高院开庭的东星融众股权质押融资纠纷案做准备,这一案件,也是引发东星旗下房地产公司易主,东星航空停飞、破产,以及兰世立锒铛入狱的导火索。

在与记者的交流中,兰世立并不忌讳畅谈过去,还用“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来说明“我还是过去的兰世立”,不会因为环境和某些人而改变自己。

在一些外界人士看来,兰世立代表了某一类企业家群体的缩影,他们敢闯、敢想、敢做,能够异于常人地抓住快速发展的中国爆发的各种机会,但由于在风险控制和经营管理方面的欠缺,往往造成创业容易守业难。

谈到东星的跌倒所需要进行的反思,他只是将其归咎于“遇到了坏人”,认为自己的经营和管理并没有什么问题。

政商关系:“抗争比妥协有效”

说到东星的沉浮,兰世立与融众集团董事长谢小青及武汉市原副市长袁善腊的纠葛难以回避。

2008年金融危机时,急需资金的兰世立经袁善腊介绍,结识了以典当为主营业务的湖北融众集团董事长谢小青。

当年1月21日,东星与融众签订了借款合同,以当时价值16亿元的房产项目做抵押,借款3个亿;三个月后,双方又签订了委托管理合同和股权转让合同。这未能挽救东星,反而是后者步入深渊的开始。

兰世立对记者坦陈,这一系列合同其实就是民间借贷行为,双方约定的还款期两年,综合利率高达20%左右,但在签署了他认为只是“抵押合同附件”的股权转让合同后,对方却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伪造了出资转让协议,并进行了工商登记变更,最终使得东盛房产归到融众旗下,而融资的贷款也在支付了几期总计8550万元后停止。

在此期间,谢小青还介绍了中航集团与兰洽谈参股,以解东星航空之困,但最终由于收购股比和价格没有谈拢,兰世立强硬拒绝了中航集团的收购。

而之后迎来的,便是长达半年的监视居住、三个月的看守所关押,以及最终以“逃避追缴所欠税款”而判处的四年牢狱。

对于这一系列的灾难,很多人将其归结为兰世立不懂处理政商关系,他曾在湖北省主要领导召集的民营企业家座谈会上,直言湖北的大环境还不够好,也曾在公开场合批评湖北的落后。

对此,兰世立辩驳,批评是希望湖北更好,而如果不懂处理政商关系,就不可能在武汉经营18年,将东星一步步做大。

如今,即使经历了18年后的“摔跤”,兰依然坚定地认为,很多事情和关系处理不能够妥协。“这几年我也一直在思考,如果当时能妥协,结果是否会更好?其间也一度动摇、隐忍,但换来的却是变本加厉的结果,所以才有了后续的举报袁善腊、状告民航中南管理局等行动。”

兰世立说,他崇尚的是战争中提倡的“进攻是最好的防守”,“主动应对,独立抗争,比妥协更有效,没有绝对的安全,你够强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管公司:不开董事会 决策自己做

回想过去的那五年,兰世立依然认为,他是一个遭到民间金融机构和政府某些官员联合“抢劫”的“倒霉蛋”,而对于自身在经营管理上可能存在的问题,兰认为自己并不激进,只是遇上了大环境的金融危机,以及在选择合作伙伴上“看错了人”。

在服刑前,兰世立就曾在一些创业培训班上表达过他的经营理念:有1000万就做1个亿的事情,有1个亿,就要敢做100亿的事情。在2004年成立东星航空后,他一举签下了20架飞机的大单,这于当时同一批成立的民营航空春秋、吉祥相比可谓大手笔。

没想到2008年蔓延开来的金融危机,让航空和旅游的客源都大降,而作为航空公司最大的成本支出燃油价格却大增,更让兰世立焦头烂额的是,公司新引进的4架飞机,由于政策收紧审批放缓,导致飞机白白在法国晒了半年太阳,租金和机组成本被烧掉了2亿。

“金融危机的爆发谁也没想到,很多企业也都没撑过去,当时向融众借款3亿,也是为东星航空补充现金防范危机,实际上当时我们还与高盛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只是由于审批流程漫长被拖延。”兰世立说。

“兰世立敢于做大事,并且喜欢自己亲自指挥,这在航空公司的经营策略上也体现得很明显,在东星航空,除了机务等具体运行环节,市场是由兰亲自定,向前的开拓做得很积极,但对风险的预计可能还是少了些。”一位行业内人士指出。

而在记者面前,兰世立依然毫不掩饰对“独裁”的肯定。“做大事的人都会有些偏执,也要有起码的自信,在我的公司中,中层的角色就是无条件执行,而高层主要做监督执行。”

在东星事发之前,喜欢演讲的兰世立常常会在公司里召开千人动员大会,演讲完毕总能让人热血沸腾,而在东星集团,兰世立从来都不召开董事会会议,董事会成员只有三人,作用还不如内部成立的“管理委员会”大,在管理委员会上,兰会听听大家的意见,但决策都是自己来做。

谈未来:重振东星 超越过去

事实上,在狱中,兰世立的领导欲也一度得到发挥。一个有趣的细节是,一般犯人在狱中被点名,都被叫号码,但不管是狱警还是狱友,仍然称兰世立为“兰总”。在服刑期间的庆新年活动上,他还作为总导演,教大家跳江南style。

“开始时也有愤怒,身体状况也很糟糕,但后来想想四年怎么也是过,不如读书写字,思考和策划未来。”兰世立说,在狱中,他订阅了20多份报纸,撰写了400多万字的书稿,还想了不少商业项目,这些都为出狱后不至于落后于时代和为东山再起打下基础。

如今看来,出狱后兰世立的信心也没有受到丝毫的打击。“快从监狱出来时,我就想了两条路:第一条,退休养老。第二条,重振东星,超越过去。最后还是选择了后者,以前我也没什么爱好,工作就是乐趣。” 兰世立说,目前,其在狱中思考的几个商业项目,有的已经得到了一些商界朋友的肯定,正在进行之中,而他看好的行业,包括旅游业和一些新兴行业。

今年,受好友王石的影响,兰世立还计划去哈佛、剑桥做下访问学者,而在出狱后,他迅速注册了微博、微信和QQ群,希望尝试新媒体,影响更多人。


上一篇:兰世立:官商勾结绞杀了东星
下一篇:马化腾自述:移动互联网的10个关键点

相关阅读